割据局面的形成

朗达玛被刺身亡后,王子云丹占据伍如(今拉萨地区),斡松占据约如(今山南地区),彼此对立,使卫藏地区陷入纷争和战乱之中。后在彼此的政治较量中,斡松被迫撤出约如,退居后藏,形成前后藏分裂的局面,并逐渐形成了若干地方割据势力,其中较为著名的有:拉萨王系、雅隆觉卧王系和阿里王系。

拉萨王系  云丹占据伍如,形成拉萨王系。云丹生有一子,名赤德衮年。赤德衮年有二子,长子日巴衮,形成日巴衮世系。次子尼玛衮,形成尼玛衮世系。尼玛衮之孙查拉益西坚赞,因无法立足伍如,在山南桑耶寺一带扎下脚跟,成为集山南地方势力首领和桑耶寺寺主于一身的政教合一的地方统治者。因为虔信佛教,查拉益西坚赞父子出资派人到青海丹斗学习佛法,成为佛教复兴的骨干力量。

雅隆觉卧王系  斡松之子贝考赞在民众反叛中被杀,其长子赤扎西孜巴贝前往后藏今江孜地方继承王位,是为雅隆觉卧王系。赤扎西孜巴贝生有贝德、沃德、吉德三子,史称“下部三德”。

阿里王系  贝考赞被杀后,次子吉德尼玛衮逃往阿里布让地方,并与当地首领的女儿成婚,成为雄踞一方的地方割据势力,是为阿里王系。吉德尼玛衮生有贝吉德日巴衮、扎西德衮、德祖衮三子,史称“上部三衮”,分别在其封地建立割据一方的拉达克王朝、古格王朝和亚泽王朝。

 

唃厮啰地方政权

唃厮啰,藏语意为“佛子”,本名欺南凌温,吐蕃王族斡松一支的后裔,公元997年生于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因系吐蕃赞普之后,而历代赞普均以佛的化身自居,所以人们尊其为“唃厮啰”。

公元1009年,甘肃河州大贾何朗业贤到高昌做生意,见其相貌奇伟,又为吐蕃赞普的后人,便将其带回河州。当时河湟地区的藏族首领李立遵得知消息后,用武力将其劫持到廓州(今青海化隆),尊为赞普,后又迁王城到宗哥(今青海平安)。随着唃厮啰与李立遵的矛盾日益尖锐,唃厮啰带领其属下迁徙邈川(今青海乐都)并投靠当地的首领温逋奇。公元1032年,宋仁宗明道元年,唃厮啰被宋廷授宁远大将军、爰州团练使、邈川大首领,同年平息温逋奇政变并迁王城到青唐(今青海西宁),独立建立以藏族为主体的地方政权。至公元1104年(宋徽宗崇宁3年),宋派童贯率大军攻占青唐城,改鄯州为西宁,唃厮啰地方政权宣告解体。

 

后弘期

10世纪后期,佛教在藏区重新得以传播,自那时起佛法在雪域高原得到弘扬而至今没有中断,这就是藏史所称的“后弘期”。

“后弘期”有“下路弘传”和“上路弘传”之说:

下路弘传  朗达玛在吐蕃本土禁佛时,在前藏地区曲水河畔修行的三位僧人藏饶赛、肴格迥和玛尔释迦牟尼,驮着律藏昼伏夜行,取道阿里,经北路今新疆南部,辗转来到青海河湟地区,隐居于今化隆县境内的丹斗地方,后世称“三贤哲”或“智者三尊”。

三贤哲晚年剃度了一名徒弟,成名后称为喇钦·贡巴饶赛。喇钦受戒后,曾北去西夏(今甘肃张掖)从高仁僧格扎巴学习律藏。返回安多后,师事从尼泊尔学经回来的爪温乔扎巴学习《般若经》及其注疏等大乘佛教经卷长达12年。回到丹斗地方后,建寺塔,弘佛法,广收弟子,声名传入卫藏。当时桑耶地区的领主查拉益西坚赞父子信仰佛教,遂派卢梅·崔臣喜饶等十弟子(一说七弟子)来青海,喇钦为卢梅等授戒后,卢梅等返回卫藏,在当地各地方势力支持下,分别在前后藏、康区修建寺庙,重建僧团,使佛教再度得以传播,史称“下路弘传”。

上路弘传  建立古格王朝的扎西德衮属于阿里王系,长子阔热,次子松艾。阔热继承王位后,一心向佛,弘扬佛法,并自受戒律出家,取法名意希沃。

意希沃曾选派21名聪慧青年前往迦湿弥罗(今克什米尔一带)学习佛法,因迦湿弥罗瘟疫流行,大多数人都相继死去,仅有仁钦桑布和勒贝喜饶二人学成返回,成为著名的佛经翻译师,被后世分别尊称为“洛钦”(大译师)和“洛琼”(小译师)。

意希沃及其继承人还从印度、尼泊尔等地请来不少高僧大德,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尊者阿底峡。阿底峡在古格留居三年,促进了佛教在阿里地区的传播,其主要贡献被后人总结为使西藏佛教“教理系统化和修持规范化”。后来,阿底峡又应邀前往卫藏地区传法,标志着佛教势力直接从阿里进入卫藏,对此藏传佛教史称为“上路弘传”。

 

教派的形成

随着佛教在藏区的传播和发展,以密宗传承为主逐渐形成了各种教派。各派不仅传承不同,而且各依其传承对佛典教理、流传情况乃至仪轨法门等进行不同的诠释,形成独具特点的佛学思想体系和派别。这些教派与割据一方的世俗领主相结合,使宗教与经济、政治的关系“二位一体”,形成一种强大的政治、经济实体,深深扎根于民众之中。

早期形成的教派,较大的有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和噶举派。其中,噶举派的派系最为复杂,总分为达布噶举和香巴噶举两支,达布噶举又有“四支八系”,即帕竹、蔡巴、巴绒、噶玛四支和帕竹噶举的止贡、达垅、主巴、雅桑、绰浦、修赛、叶巴、玛仓八系。噶玛噶举派内部,又有黑帽和红帽二系。

15世纪初,明永乐年间,宗喀巴大师面对当时佛教内部混乱衰微的现状,厉行改革,整顿戒律,严密学修次第,调整改革寺院组织和规章制度,最后创立了著名的格鲁派。

元代以降,萨迦派和噶举派一度执掌藏族地方政权,实行政教合一统治。到明朝末年,格鲁派在和硕特蒙古势力的支持下日趋强大。公元1652年,清顺治9年,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受邀进京,顺治皇帝封其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赐金册金印,尊为藏族地区佛教领袖。从此,格鲁派取得对其他各派的绝对优势。

 

藏历的“绕迥”纪年和“火空海”纪年

伴随着佛教的再次兴盛,藏族历史上发生了一个重大的事件,这就是公元1027年藏历纪年的开始。明确的纪年是一个文化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它的背后是一套完整的纪日、纪月和纪年的法则,这套法则就是历法。历法的基础是人类对地球和日月星辰运动的认识。不同文化对日月星辰的认识,其出发点和角度是不一样的,因此形成不同的宇宙观,也形成了不同的历法。

“绕迥”纪年  藏历纪年采用了和中原地区类似的阴阳、五行、十二生肖以及天干地支相配合的方法,但在使用上并不完全一致。虽然藏历纪年也以60年为一个周期,但它的起始年不是“甲子”而是“丁卯”。在藏历中,每一年都有一个专有的名称,如“丁卯”年叫“胜生”,戊辰年叫“妙生”等。正如在中原地区把60年一个周期叫做一个“甲子”,在藏历中也把60年一个周期称为一个“胜生周”,或者按照藏语的发音称为一个“绕迥”。每一个绕迥都有自己的序号,例如,2009年在藏历中就是第17个“绕迥”的土牛(己丑)年。

“火空海”纪年  第一个胜生周从公元1027年开始计算。那么,这以前的年代如何表述呢?藏历采取了一种简明的方法——“火空海”。火代表3,空代表零,海代表4,但不是304,而是403。因为藏文数码书写习惯从右向左先写个位,再写十位,再写百位、千位等。“火空海”就是从第一个胜生周开始的那一年以前的403年也即公元624年开始纪年。吐蕃王朝的年代是公元629-846年,藏民族历史上可考的年代大体上都始于吐蕃王朝,因此以公元624年为起点的“火空海”纪年可以满足一般历史记述的需要。

 

藏历中的“重日”和“缺日”

这是一张2007年1月份的藏历月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藏历日期有两个11月27日,而12月1日这个日期却不见了。这就是“重日”和“缺日”,是藏历中最奇特的地方。

藏历和农历一样,采用的是阴阳合历,它们的“月”都是与朔望月对应的。一个朔望月大体上为29.5天,但实践中不能把一天劈成两半。农历的解决办法是设置大小月,大月30天,小月29天,彼此补充达到和朔望月的一致。设置大小月的具体办法是“定朔”,也即把“朔”确定为一个月的开始,“朔”在哪一天,这天就是初一。因此,在农历中大月、小月并无定数,这也是有些年份没有“年三十”的原因。因为“朔”正好落在紧接着十二月二十九的那一天——这天只能是正月初一,而不能充当“年三十”的职责了。

藏历的解决办法是用“太阴日”结束的时间及其与“太阳日”的关系来确定日序。

太阴日的日序是固定的,每个月都是30天。但是,一个太阴日的时间长度却不是一个朔望月(29.5309天)的三十分之一,而是按照月亮在它的轨道平面上走过的相等的弧度来定义的。由于月亮的运行轨道是椭圆,因此相等的弧度并不意味着相等的距离,当然也不意味着相等的时间。最短的太阴日大约等于0.9个太阳日,而最长的太阴日则等于1.066个太阳日。

一个太阳日就是一个昼夜循环。每一个太阳日都是实实在在的,并且根据曜日的排序有一个固定的名称,曜日的排序是:日曜日(星期日)、月曜日(星期一)、火曜日(星期二)、水曜日(星期三)、木曜日(星期四)、金曜日(星期五)、土曜日(星期六)。

把太阴日的理论日序和实实在在的太阳日相对应,太阴日的结束时刻在哪个曜日,这个曜日就得到相应的日序。但在实际中会出现两种特殊的情况:(1)某一个曜日中没有太阴日的结束时刻,如图表中的“火曜日星期二”;(2)两个太阴日的结束时刻在同一个曜日中,如图表中的“金曜日星期五”。在第一种情况下,“火曜日星期二”虽然在太阴日的日序中找不到位置,但它却是实实在在不能抹去的,只好和前面的“月曜日星期一”共用一个序号——11月27日,这就是“重日”;在第二种情况下,虽然有两个太阴日的结束时刻都在“金曜日星期五”,但它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序号,只好舍弃靠后的那一个——12月1日,这就是“缺日”。

“重日”与“缺日”虽然奇特,但却是为了解决与朔望月的对应关系而产生,并且建立在严格的观测和计算的基础之上。

 

藏历与藏密

藏历“绕迥”纪年与《时轮经》的传入密切相关。《时轮经》据传是释迦牟尼晚年传法的记录,共一万二千颂,分为五品:第一品器世间品,即外时轮,讲宇宙的结构和天体的运行,这是藏历最根本的依据;第二品内有情界品,即内时轮,讲人体的生理形成、胚胎发育、病理病因、医药医疗以及体内脉息的运行;第三品灌顶品,讲正式取得接受密法资格的仪轨;第四品修习法品,讲修行的姿式和禅定方法等;第五品智慧品,讲内时轮与外时轮的结合,即慈悲与智慧合修证得佛智,达到“悲智双运”、“乐空无二”的境界。

《时轮经》中既有一套推算日月食的历算,又有一套天人感应、内外结合的修证方法,是藏传佛教无上瑜伽密法的基本经典之一。无上瑜伽有五大本尊:密集金刚、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吉祥喜金刚和时轮金刚。

密法讲人的气息运行,其运行通道最主要是中脉和左右两脉,左右两脉的气息运行与日、月的运行相应,中脉的气息运行与罗睺相应。罗睺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概念,它包括在十大天体也即十曜之内,十曜是指日、月、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以及罗睺、罗睺尾和长尾彗星。但罗睺只是一个隐曜,用现代天文学的术语说,它是黄道和白道的交汇点。罗睺虽然并不等于日月食,但日月食却必定和罗睺相应,每当罗睺与月亮的朔或望一致时,日食或月食就发生了。日月食和密宗修行可以说是休戚相关。按照密宗的说法,日月食时人的善恶作用比平时增长千万乃至万亿倍,此时修行密法就能获得特殊的修行成就。在《时轮经》中,外时轮的核心就是对日月食的预测。在藏传佛教中,《时轮经》自传入伊始就受到高度的重视,并且其地位越来越得到提升。17世纪的北京版藏文《大藏经》,把《时轮经》列为首函第二篇,表明《时轮经》在藏传佛教中占有极其崇高的地位。这个崇高地位的获得,正是由于其完整的天文历算体系以及天人相应、内外结合的修证方法。

 

走进时轮金刚的世界(全息成像解说词)

在走进时轮金刚的世界时,让我们暂先停顿一下。

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岁月时轮”运转不息,它创造万物又将它们一个个碾碎,在每一个瞬间把未来变成现在又随即留给过去。

由呼吸和气脉组成的“生命时轮”从生到死,它创造生命又将生命引向死亡,每一个人的分分秒秒都是生的成长也是死的迫临。

控制呼吸、调整气脉,用一颗包容宇宙的慈悲心观想时轮、进入时轮,彻悟个人的生命时轮和宇宙的岁月时轮的统一,这个天人合一的境界就是“性空”。“性空”不是一切皆空,否定一切,而是认识到宇宙万物和生命并无一成不变的恒常本性,它们无不处在创生和流转的过程之中。

因为慈悲,才能真正快乐;因为智慧,才能彻悟性空。慈悲是种子和动力,智慧是门径和方法;慈悲是父,智慧是母。慈悲和智慧的和合一体,就是“乐空不二”,这被认为是密法修行的最高境界。它的直接意象,就是我们在藏传佛教中所看到的千姿百态的佛父和佛母和合为一的双身像。它的最高意象,就是有限的肉体生命幻化为绚烂的虹光体,它是个人的生命时轮和宇宙的岁月时轮的完美结合,是内外时轮的统一。

带着一颗慈悲心,带着人类的智慧,静静地走进时轮,走进时轮金刚的世界。

 

割据时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