猕猴变人的传说

  相传,普陀山的观世音菩萨给一只秉有神性的猕猴授戒律后,命它到雅隆河谷的山洞中潜修。

  罗刹女魔跑来引诱它。内心矛盾的猕猴返回普陀山请观音菩萨指点,菩萨告诉它:“这是上天之意,是吉祥之兆。”

  受观音点化的猕猴与魔女结成伴侣,生下6只小猴,任它们在山下林中以果实为生。

  数年后,猕猴前去探视自己的子女,发现它们繁衍众多,林中果实已不敷食用。老猕猴再度返回普陀山求助于观世音,菩萨从须弥山取五谷种子撒向雅垄河谷的大地,大地便长满各种谷物。

  猴子们吃到谷物并学会了劳动,它们的尾巴慢慢变短,开始懂得说话,最终变成了人。这就是传说中雪域高原的先民,是受观音菩萨点化的神猴的后裔,是世世代代承受菩萨恩惠的生灵。

  雪域高原也因此被认为是观世音菩萨的教化之地,这里的人民至今依然日复一日地念诵观世音菩萨的大明心咒: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

  嗡嘛呢叭咪吽,这几个被赋予了神力的音节和文字,不仅被虔诚的信众千百万遍地念诵,而且被封装在经筒中,印制在经幡上,镌刻在石头上。

  在藏区,随处都能看见被人们转动的经筒、迎风飘扬的经幡以及沐浴在阳光和风雨中的静静的嘛呢石,那是雪域高原的人民在用不同的方式念诵菩萨的真言——嗡嘛呢叭咪吽。

 

雅隆河谷

  位于雅鲁藏布江中游的雅隆河谷,传统上被认为是藏族的发祥地,这里不仅有传说中的“猕猴洞”和第一块青稞地,而且藏族的正史就是从雅隆河谷算起的。

  至少在公元前五、六世纪,西藏高原便有邦国出现,在西北有象雄古国,中部地区有苏毗,居住在雅隆河谷的“六牦牛部”也已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部落联盟,有了自己的统一的名称,叫“博”或“蕃”(Bod)。此时,苯教已从象雄古国传播到整个青藏高原,近代著名的藏族学者根敦群培认为,“bod”可能就是“苯”(bon)这一词的变音。

  一直到今天,藏族都自称“博巴”(bod-pa),视自己为从雅隆河谷走出来的蕃人的后裔。

 

藏王的故事——聂赤赞普

  传说中的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汉译为“肩舆王”,即“把肩膀当宝座的英武之王”。

  相传有一天,雅隆河谷的牧人在山上发现了一位英姿勃发的聪慧青年,牧人盘问男青年从哪里来,男青年用手指了指天,牧人们认为这青年是从天上来的,是“天神之子”。于是,牧人们便用肩膀给这位“天神之子”当轿椅,前呼后拥把他抬回部落,一致拥立他为部落首领。人们尊称他为“聂赤赞普”。

  人们为“肩舆王”修建了王宫,这就是至今还屹立在雅隆河谷一座山岗上的“雍布拉康”。“雍布拉康”,这座并不奢华的古朴的王宫,千百年来俯瞰着雅隆河谷,见证了藏民族从这里发祥、兴盛并走向整个雪域高原的文明历程。

 

藏王的故事——止贡赞普

  聂赤赞普和他以后的六位藏王穆赤赞普、定赤赞普、锁赤赞普、密赤赞普、达赤赞普、师赤赞普,王号中都有一个“赤”字,所以称为“七赤王”。“赤”在藏语中是“宝座”的意思,所以也叫“七宝座王”。在传说中,它们都是作为天神之子通过天梯下凡来到人间的,在完成拯救世俗的任务后,又沿着天梯回到天庭。并说他们头上都有一条飘舞的彩虹,死后整个身体会化作一道虹光升腾上天。

  但是,第八位藏王止贡赞普却在与阴险的大臣比武决斗时,舞动宝剑不慎斩断了飘在自己头上的彩虹。天梯从此被斩断,止贡赞普成为第一位回不了天庭的藏王。从此以后,回不了天庭的藏王们只好在死后实行土葬。据说,这就是位于雅隆河谷的藏王墓群的起源。

 

雅隆河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